【自翻】感人AA創作「やる夫は時間を超えて友情を交わすようです」



  前幾天在ニュー速板那裡,出現了一個良スレ,開串者費了三天時間,
製作了一篇以「やる夫(2ch有名的虛擬人物)」為主角的短篇故事。劇
情大致是講活在現代的やる夫,某天在一次巧合下,藉由電話得以跟二戰時
期的人物通話,故事重點則是在描述兩人間的友情發展。


やる夫は時間を超えて友情を交わすようです
原討論串


  故事情節的構築很不錯,會讓人期待接下來的發展,而最後的結局也很
感人,所以就費了點時間,將故事內容全翻譯。因為是用我流翻譯法,所以
文法什麼的都不管,懂日文的人直接看原討論串最實在。以下是登場人物的
簡介。



入速出やる夫  :本故事的男主角,就讀日和大學的二年級


結菱翠星石   :本故事的女主角,與やる夫為青梅竹馬的關係


空条承太郎   :やる夫的大學教授


美府出やらない夫:生存在1944年的男主角二號





  【此部份為彙集串3至50篇的翻譯】


  やる夫:「嗯,大學舊校舍的走道還真狹窄。」

  翠星石:「やる夫!我找到你了!」同樣就讀日和大學二年級的青梅竹
馬,突然出現在やる夫面前。

  やる夫:「翠星石,為什麼妳會在這棟校舍裡?」

  翠星石:「什麼啊,你對青梅竹馬還真冷淡。因為今天有親戚來大學遊
玩,所以就想幫忙帶路。」

  やる夫:「我現在要去佈告欄那,確認自己是否有拿到學分,若是沒拿
到的話,我就得留級了。」

  翠星石:「然後我就會變成你的學姊嗎!我允許你從現在起,可用『翠
星石學姊』來稱呼我!」





  やる夫:「這個青梅竹馬真討厭……!(淚目)」

  「好了,必修科目的學分在……。沒,沒有我的學號!我得留級了!」
與翠星石哈啦完後,來到佈告欄查看前的やる夫,得知自己將要留級。

  やる夫:「哇--!教授!!!我不可以留級啊--!」





  空條教授:「喂喂,別在研究裡滑行啊。你若肯打掃不開啟的研究室,
這樣我就給你學分。」





  「咦?真的那樣就可以嗎?太感謝你了,空條教授!」為了學分跑去跟
教授求情的やる夫,成功得到了起死回生的機會。





  「真是的,我太大意了。因為數十年都沒開啟,這裡積蓄了許多灰塵,
要是我的敏感肌膚因此過敏了該怎麼辦。」獨自待在研究室裡的やる夫,一
邊抱怨一邊拿著吸塵器打掃。

  「啊!糟糕了!電話被弄掉到地上了!」隨著一記響聲,やる夫發覺到
自己不小心,將放置於一旁的電話弄倒了。

  やる夫:「不過這電話挺舊的,說不定原本就壞掉了。」

  「電,電話響起來了……我應該接聽嗎?」正當やる夫還在猜想,電話
是否已壞掉時,它就突然響了起來。

  やる夫:「電,電話響起來了……我應該接聽嗎?」

  やる夫:「喂,我是やる夫,請問您是哪位?」

  「喂,我是日和大學的一年級學生,名字叫作美府出やらない夫。因為
剛才弄倒了電話,所以就打給校內測試,請問你那裡是校內的櫃檯嗎?」や
る夫接起電話後,回應他的是一位名喚やらない夫的男學生。





  やる夫:「不,還可惜不對。這裡是日和大學舊校舍的203號室。」

  やらない夫:「果然,電話似乎故障了呢……話說回來舊校舍?是在哪
個地方啊?在我的記憶裡,日和大學並沒有舊校舍啊。」

  やる夫:「大概是你記錯了,我當下就在舊校舍裡面,在用吸塵器打掃
的時候,不小心將電話給弄倒了。」

  やらない夫:「使用吸塵器嗎?還真是間資金充裕的研究室呢,明明為
了打倒美英,全國都在實施節儉呢。」

  やる夫:「哈哈,我笑了,你是在說TPP的事嗎?雖然那是因為通貨
收縮而節儉,但並無那種觀點啊!」

  やらない夫:「TPP?通貨收縮?都是些沒聽過的詞彙呢。」

  やる夫:「咦?連TPP跟通貨收縮都不知道,這就是寬鬆世代嗎?」

  やらない夫:「不過日本有辦法打贏這場戰爭嗎,最近都沒有出現啥光
榮的戰績。若是能順利跟美英,在有利條件下締結和平條約就好了,不過還
是得依賴蘇維埃。」

  やる夫:「咦?咦?你到底在說啥啊,是太平洋戰爭當時的事情嗎?」

  やらない夫:「太平洋戰爭?那是什麼嗎?日本軍所打的是大東亞戰爭
吧?因為在三年前的十二月攻擊了珍珠港,所引發的戰爭吧?」

  やる夫:「咦?那個……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你那邊』的年代,究
竟是幾年啊?」

  やらない夫:「你的問題還真怪呢,今年不是才剛進入昭和十九年(西
元1944年)嗎?」

  やる夫:「這……這裡是平成二十六年……也就是西元2014年。」

  やらない夫:「西,西元2014年!?不就是21世紀嗎!?你是騙
我的吧!」





  やる夫:「就,就算你那麼說,這都是真的啊!比起這個,『你那邊』
真的是西元1994年嗎!?」

  やらない夫:「是真的啦!我騙你要乾嘛啊!那個,這就表示你知道未
來?日本今後究竟會變成怎樣?」

  やる夫:「嗯……?日本慘敗給美國,不論憲法與教育都被改變了。」

  やらない夫:「怎,怎麼會這樣……那麼,大和民族最後是走上奴隸化
的道路嗎……?就像亞洲與非洲那樣。」

  やる夫:「咦?你在說什麼啊?雖然不太完整,但日本還算是個獨立國
家,並沒有被奴隸化啊。」

  やらない夫:「明明戰敗了,卻沒有被奴隸化?那都是真的嗎?我可以
相信你講的話吧?」

  やる夫:「該,該不會以前的日本人,是抱持著『輸了就會變奴隸』的
心情在戰鬥嗎!?」





  【此部份為原討論串51至100篇的翻譯】


  やらない夫:「你才是在說什麼啊?在未來,白人會將有色人種當成人
類來看待嗎?」

  やる夫:「嗯……那個……『我這裡』的情況是,美國總統是白人與黑
人的混血。」

  やらない夫:「什麼呀!?太令人羨慕了吧!我們……我們日本人自從
明治維新以來,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一想到這裡就……」

  やる夫:「嗚嗚……真是抱歉……我從來都沒想過,祖先們究竟是用何
種心情在戰鬥……」





  やらない夫:「即使如此,日本果然戰敗了嗎……那倒也是,畢竟國力
與技術力都相差太多了。坊間傳聞總是比新聞來得正確。」

  やる夫:「咦?大家都在說會打輸嗎?但那時候的感覺,是全國人民團
結,不顧一切往前衝啊?」

  やらない夫:「稍微有點腦袋的人都知道,新聞根本不能相信。在這種
局勢底下,若不講說會打贏,那就會遭到制裁。新聞社只要那樣寫,業績自
然也會提昇,然後就會形成社論,接著軍方就會得意忘形,這情況不斷惡性
循環著。」

  やる夫:「這情況現在也一樣,雖然對象從軍方變成了鄰國……在我的
時代有網路真是太好了……」

  やらない夫:「網路?那是什麼?好吃嗎?」

  やる夫:「那個嘛,應該可以當作是遍佈全世界的情報網?在這時代,
任誰都有一臺以上的電腦,不論身在何處都能即時查詢全世界的情報。」

  やらない夫:「不論在哪都能即使查詢全世界的情報!?那還真是厲害
啊!那麼,電腦又是什麼呢?」

  やる夫:「那是電子計算機進化後的產物,可以看文章、看繪畫、聽音
樂與收看電視等,你就當作是一個擁有諸多功能的小箱子。」

  やらない夫:「喔--我有聽過叫作Turing Machine的產物,歷經了七
十年的時光後,就會進化成那地步嗎。那麼,電視又是什麼呢?」

  やる夫:「是一種能收看位在遠處影像的機械,你可以想成,在家中有
了一個小型的彩色電影院。」

  やらない夫:「那還真是棒啊!那樣的話影劇不就能看到爽了!還有,
人類果然前往火星了嗎?」

  やる夫:「沒有沒有,別說火星了,就連月球都還沒有建造基地,只在
很久以前,有十二個人登陸過月球而已。」





  やらない夫:「即使如此還是很厲害啊!我可是相當喜歡科幻小說呢!
那大樓呢?高層建築物已能蓋到何種高度了?」

  やる夫:「那個嘛,大樓的話,目前中東的杜拜塔是最高的,大約高達
820公尺。而日本在前陣子也蓋出了名喚東京晴空塔的高塔,高約634
公尺。」

  やらない夫:「高度是帝國大廈的兩倍以上!?也太厲害了吧!物理學
呢?原子核能源已經被取出了嗎?」

  やる夫:「啊!對了!你在廣島市或長崎市有親朋好友嗎!?」

  やらない夫:「叫我やらない夫就好了,故鄉的家族全都住在廣島市,
那又怎麼了?」

  やる夫:「やらない夫!原子核能源以最壞的方式被取出了!在昭和二
十年八月六日(廣島原爆發生日)之前,你一定要讓家族逃到郊外避難!」

  やらない夫:「怎,怎麼啦?你聲音突然慌張起來,難道說!?」





  やる夫:「沒錯!美國為了牽制蘇聯,計劃在長崎與廣島投下原子彈虐
殺市民!在昭和二十年八月十五日中午,會開始播放昭和天皇的玉音放送,
在那之前你一定要活下來!」

  やらない夫:「我,我知道了,就找個適當的理由讓他們避難好了!」

  やる夫:「嗯,雖然不知是啥因果,能聽到戰中派的意見真是太好了。
日本在千鈞一髮一際避免了滅亡的下場,所以別放棄了未來。」

  やらない夫:「是嗎,真是感謝你,其實我一直都在害怕,召集令究竟
何時會來。聽了你的話後,我的心情輕鬆多了。」

  やる夫:「那麼,我也該繼續打掃研究室了,やらない夫,雖然時間很
短暫,能跟你談話相當愉快。」

  やらない夫:「喔,我也是,能聽到未來的事情真是太好了,再會。」

  「哈哈,我笑了我笑了,這種玩笑誰會上鉤啊。」當電話掛斷後,やる
夫將剛才發生的事,當成是有人跟他開玩笑,而不當一回事。

  「空條教授,我打掃完畢了。」將交代的工作處理完的やる夫,前往了
空條教授的研究室進行回報。

  空條教授:「辛苦你了入速出,我會給你學分的,所以放心吧。」





  「曾祖父,這邊這位是學生嗎?」突然有個女學生出現在研究室裡,並
稱呼空條教授為曾祖父。





  やる夫:「喔?這個可愛的女孩是誰啊?」

  空條教授:「這孩子叫作柏葉巴,是我的曾孫。」

  やる夫:「教授,原來你有個如此可愛的曾孫嗎?」

  柏葉巴:「那是在誇獎我嗎?即使這樣作也拿不到任何好處喔?」

  空條教授:「是嗎,入速出的名字是『やる夫』嗎……跟やらない子的
救命恩人名字一樣呢……」

  やる夫:「那,那是怎麼一回事啊?」

  空條教授:「那是昭和十九年發生的事,距今已七十年前了吧……我的
妻子的哥哥叫作やらない夫,那時他是一名書生住在我家裡……」

  「那時我還只是個十歲的小鬼頭,並將當軍人為祖國戰死這件事,當作
自己的理想。」空條教授說著說著,就進入了回憶模式。





  空條教授:「但是有一天,やらない夫像變了個人似的,回到家來對我
這麼說……」

  やらない夫:「承太郎,從今以後就是學問的時代。比起當軍人,你更
應該當學者才對。」





  空條教授:「而我當然是反對。我原本將やらない夫當成哥哥在仰慕,
正因為如此才不相信他。然後やらない夫就這樣對我說。」





  やらない夫:「不論日本變成怎樣,你們這些年輕的頭腦都是日本的寶
物!比起當軍人戰死,為了日本鑽研學問,才是真正為祖國著想!」








  【此部份為彙集串101至150篇的翻譯】


  空條教授:「對於我選擇學問之路的想法,父親他是相當感激。而やら
ない夫在那時候,拜託了父親一件事。」

  やらない夫:「就算只有昭和二十年(西元1945年)這期間也好,
請讓我的家族借住在這裡。」

  柏葉巴:「於是曾祖母就因此躲過核爆是吧。失去住家後,結果就在曾
祖父的家裡待了一陣子,關係也深厚了起來。之後やらない夫說出,當初給
與建議的人叫作『やる夫』。」

  やる夫:「那,在那之後やらない夫變成怎樣了?」

  空條教授:「大哥之後就在這所大學裡,有了一間研究室,也就是入速
出你剛才打掃的那一間,而他在三年前倒下了……」

  「那,那個……教授,明天也能讓我使用那間研究室嗎?」面對やる夫
的要求,空條教授很乾脆就答應了。

  「說不定這臺電話,還與『那邊』連接著,這次就來嘗試,由我這裡打
過去好了。」隔天來到研究室的やる夫,抱著試驗的心情,播打電話給やら
ない夫。

  やらない夫:「喂,我是美府出やらない夫,你該不會是やる夫吧?」

  やる夫:「沒錯!やらない夫你果然是過去的人呢!真是大吃一驚!」

  やらない夫:「話說回來,還真是好久不見了,廣島的家族我已讓他們
到東京避難了。」

  やる夫:「好久不見?這怎麼一回事。話說回來,才一天的時間,你就
讓家族到東京避難去了,動作還真是快啊。」





  やらない夫:「你在說什麼啊?從你最後一通電話至今,已經過了一年
以上的說!?」

  やる夫:「咦?やらない夫……『那邊』的年代,現在為幾年幾月?」

  やらない夫:「昭和二十年的三月九日,你那邊的時間該不會,才經過
不到一天吧?」

  やる夫:「是,是東京大空襲的前日!やらない夫!你那邊深夜會有燃
燒彈攻擊!絕對不能去東京的下町啊!」

  やらない夫:「知道了,原本想去淺草住宿看戲的,還是別去好了,我
也會準備大量的水。」

  やる夫:「那就好!還有やらない夫,你的妹妹やらない子的曾孫,是
個很可愛的女孩喔!」

  やらない夫:「是嗎,你見到了やらない子的曾孫嗎……這種心情感覺
還真複雜啊。」

  やらない夫:「やらない子的器量雖然不壞,但個性像我有點難搞,所
以一直都在擔心,是否有人肯接受她。」





  やる夫:「是嗎,我也一樣有個妹妹,所以能理解你的辛苦。」

  やらない夫:「父親是明治出生的老古板,對於昭和出生的我們,總是
說三道四的,明明時代都已經不同了。」

  やる夫:「那種情況我的時代也差不多啊,平成出生的我們,總是被昭
和出生的人說『沒有毅力』,感覺相當囉嗦呢。」

  やらない夫:「大概明治出生的人,會被幕末的人唸,幕末出生的人,
則會被江戶時代的人唸,情況不斷重複。」

  やる夫:「話說回來,有出現過這種事喔!在埃及的金字塔裡,發現了
5000年前的,世界最古老的文章,而它的內容是以『最近的年輕人啊』
作為開頭呢!」

  やらない夫:「什麼啊!結果不論哪個世代都一樣嘛!人類的本性真是
一點都沒改變呢!」

  やる夫:「やらない夫,話說回來你是否有青梅竹馬?我有個青梅竹馬
是傲慢的女孩,對於她感到很棘手。」

  やらない夫:「青梅竹馬嗎,我並沒有那種東西呢,對於感情好的女性
青梅竹馬,我很憧憬呢。」

  やる夫:「因為我跟她從小就認識,所以也不知道感情好與否,但是我
相當感謝翠星石的曾祖父喔。」

  やらない夫:「那個叫翠星石的,是やる夫的青梅竹馬,你與曾祖父之
間究竟發生過何事?」

  やる夫:「我在三歲的時候曾於河川溺水,而曾祖父路過將我救上岸,
他雖然年過七十歲,卻是個游泳高手呢。」

  「那還真是厲害啊,可謂大和男兒的楷模呢。」在那之後,兩人通過電
話談了許多事情,像是自己的住處、將來的夢想、喜歡的歌唱節目與科學技
術的進步等,不論哪個都是能刺激彼此好奇心的事物。





  「啊,哥哥你回來了。」對於回到家裡的やる夫,最先迎接他的是妹妹
やる実,而一旁還有個意外的客人。





  翠星石:「歡迎你回家,真是的,我等你很久了呢。」





  やる夫:「為何翠星石會在我家呢?該不會是為了我特地來烤蛋糕吧?」

  翠星石:「你太過自我感覺良好了,單純只是這裡的烤箱比較大,所以
來借用而已。我們都是鄰居,不要那麼囉哩叭嗦的。」





  やる実:「翠姊要是肯坦白一點就好了,要是那樣講的話,哥哥一生都
不會發現你的心情喔?」





  翠星石:「才,才不是那樣呢,是真的喔?」





  「……事情經過就是這樣。」之後やる夫又去跟やらない夫聊起天來。





  【此部份為彙集串151至200篇的翻譯】


  やらない夫「是嗎,那當然會喜歡上啊,上吧やる夫,將她推倒吧。」

  やる夫:「真的嗎?話說回來やらない夫,你那邊的發展又如何了?要
我去跟空條教授,詢問你的妻子名字嗎?」

  やらない夫:「那樣的話有點害怕,雖然政府現今在鼓勵生產,而我也
有喜歡的對象。」

  やる夫:「這麼說來,那時剛好有嬰兒潮,是團塊世代出生的年代嘛。
那麼對方叫作什麼名字啊?」

  やらない夫:「你絕對別跟其他人講喔?她叫作『櫻田真紅』,前陣子
加入空條家的女侍,是個像人偶一樣超級可愛的女孩。」

  やる夫:「喔,她叫作真紅啊,是個無法聯到昭和初期的可愛名字呢。」

  やらない夫:「那麼接下來,我要試著邀真紅去跳舞,若情況有進展的
話,我再向你報告。」

  やる夫:「好,那我也該回家了,看是要上2ch還是……」





  やる夫:「什麼啊?才剛掛斷電話就響了起來,你好,我是やる夫。」

  やらない夫:「大事不妙了やる夫!承太郎被綁架了!拜訪你幫我!」

  やる夫:「綁,綁架!?是空條教授!?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やらない夫:「從之前的通話至今,我這裡的時間已經過了三天!今天
突然有封信寄到家裡來!可惡,我一不在就……這樣下去我就沒臉見父親貞
夫了啊!」

  やる夫:「你等著!やらない夫!絕對別將電話掛斷啊!我現在就去向
本人詢問,他當年的所在位置!」

  やる夫:「哇--!空條教授!我有事要問你啊!!!」





  空條教授:「怎麼啦出入速?瞧你那副著急的模樣?」





  やる夫:「空條教授!你在昭和二十二年被綁架的時候,究竟是怎麼得
救的!?」

  空條教授:「為何你會知道那件事?那時我被關在荒川的木根橋附近的
一間小屋,是やらない夫將我救出來的。他似乎原本要與女侍真紅見面,結
果為了救我不惜爽約,那時的やらない夫真是可靠啊。」

  やる夫:「荒川,木根橋附近的小屋嗎!我知道了!やらない夫!我現
在就去通知你!」

  空條教授:「不過啊,那次的事件也成為契機,讓やらない夫與真紅開
始交往了……嗯?人已經走掉了嗎……」

  「是嗎,平安生下來了嗎!那麼,又取了什麼名字啊?」事件之後經過
了三天,やる夫又跟やらない夫開始聊天,而やらない夫的時代已推進到了
1951年。

  やらない夫:「嗯,她叫作『水銀燈』。真是的,我自己的女兒還真是
可愛啊。」

  やる夫:「是嗎!可以的話真想見個面,可惜只能聽到聲音而已!日本
到了1952年會再獨力,景氣也會繁榮向上,所以希望你能安心啊!」

  やらない夫:「還有啊,最近やらない子的樣子有點不對勁,似乎是有
了筆友,可以的話你能告訴我,那傢伙的來歷嗎?」

  やる夫:「對方不是什麼壞東西!所以你可以放心。雖然是電子郵件與
SNS都沒有的時代,但家族的心意都是一樣的。」

  やらない夫:「やる夫,我不得不向你再次道謝。」

  やる夫:「喔?突然間怎麼啦?」

  やらない夫:「若是沒有認識你,說不定家族全員就會死於原爆,承太
郎也無法得救,而我也無法跟真紅在一起。更不用說,你給了我今後日本發
展的希望……!」

  やる夫:「其實剛好相反啦!我這個世代的人能生存,都是多虧你那個
世代的努力,我才是想跟你道謝呢。」

  「怎,怎麼回事!?從牆壁裡噴出煙霧了!」在兩人聊天的時候,やる
夫所處的研究室突然出現異狀。





  やらない夫:「該不會是瓦斯外洩?那個房間裡遍佈了瓦斯管!やる夫
你快點逃啊!」

  やる夫:「門,門打不開啊!是生鏽了嗎!?」

  やる夫:「門,門把被我弄斷了……!對了!我還有手機!」

  やる夫:「電,電池耗光了……!我出不去了啊……!」

  やらない夫:「やる夫!現在就告訴我『那邊』的正確時刻!我會去救
你的!!!」





  やる夫:「現……現在是……2014年3月25日的下午3點14
分,你要來救我!?用什麼方法……?」

  やらない夫:「相信我吧!我絕對不會丟下朋友不管的!」

  「將將(壯聲詞)!翠星石華麗又無禮的登場啦!真的在這種地方,發
生瓦斯外洩的事故嗎!?」在面臨死境的狀態下,翠星石突然破門而入。





  やる夫:「翠星石!!!得救了!我得救了!!!」

  「哇!やる夫?你怎麼啦?」好不容易脫離險境的やる夫,抱住了前來
救援的翠星石。而三十分鐘後,消防隊也前來處理事故。





  空條教授:「還真是千鈞一髮啊入速出,那間研究所應該在最近,就會
被封鎖了吧。」

  やる夫:「是……是嗎……(OS:已無法跟やらない夫通話了)」

  翠星石:「話說回來,曾祖父的預言還真厲害,親族全員都在下注,賭
這這次的瓦斯外洩事件,究竟是否會發生。這樣子我可以被請吃壽司了。」

  やる夫:「咦?翠星石……妳的曾祖父叫什麼名字啊?(OS:難道是)」





 【此部份為彙集串201至最終篇的翻譯】


  翠星石:「什麼嘛やる夫,你三歲溺水被拯救的事情,難道都忘了嗎?
曾祖父的名字叫作『美府出やらない夫』。」

  やる夫:「や,やらない夫是……やらない夫是……」

  翠星石:「話說回來,我現在住的家,也是曾祖父買下出入速家旁的土
地後建造的,他還說過要我跟你好好相處呢。」

  やる夫:「原來……やらない夫一直都在守護我啊……!」





  翠星石:「やる夫你怎麼啦?我現在為了看曾祖父要前往醫院,你要一
個人回家嗎?」





  やる夫:「咦……?やらない夫還活著嗎?聽說他在三年前死了啊?」

  空條教授:「抱歉抱歉,都是我沒把話講清楚,やらない夫雖然因腦溢
血倒下,但他現在於病床上復健中。」

  やる夫:「希,希望能帶我一起去探病,拜託了!」

  「曾祖父,曾祖父的預言又再次應驗了呢。」翠星石帶著やる夫一同來
到醫院,但やらない夫的情況不太好。

  やる夫:「やらない夫!我是入速出やる夫啊!多虧你我才能得救!」

  やらない夫:「嗯……是真紅嗎?還是水銀燈?」





  翠星石:「曾祖父在這三年,一直都是這副癡呆狀態,他只能想起以前
的事而已。」

  やる夫:「怎麼會這樣……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我終於察覺到了!這
實在太殘酷了……!」

  やらない夫:「那個聲音是……やる夫?是やる夫嗎?」

  翠星石:「奇怪?為何會記得やる夫的事情呢?明明連我都想不起來,
真是不可思議!」

  やる夫:「沒錯!我是你的朋友やる夫!やらない夫!因為有你,我在
三歲的時候才不用溺死,並且也跟心愛的翠星石相遇!」





  翠星石:「你,你在說什麼啊!?不要突然說這種莫名其妙的話啦!(
OS:咦?我該不會是被告白了吧?)」





  やらない夫:「你不用在意……我們兩個是朋友吧……?那麼,我有一
個要求……」





  翠星石:「那麼我要拍囉?やる夫、曾祖父。」











  --THE EN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プロフィール

(゚Д゚)何…やて…

管理人:(゚Д゚)何…やて…

カテゴリ
グリム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