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淺談】我倆的誕生意義與罪業《TOA:深淵傳奇》




テイルズ オブ ジ アビス



  由日本遊戲廠商「NAMCO」,所製作的知名RPG《TALES OF》系列,作為
系列問世十周年紀念作的《TALES OF THE ABYSS》(深淵傳奇),今天要來
談一下它的人物設定。

  從第一作的《TOF:幻想傳奇》開始,本系列的故事,原本就有不少沉
重、灰暗的內容,而深淵傳奇的特色,用一句話簡單形容,就是「登場人物
頗為人渣」,宛如某個C開頭的機械人動畫。

  首先來說明本作的世界觀,這跟人物設定有很大的關聯。在遊戲裡,構
成世界上各種物質的元素之中,「音素」是格外特別的存在,它有著火、
風、光等六種屬性。而音素聚集至一定量以上,就會產生自我意識,它們則
被稱為「意識集合體」(簡單講,就是系列作那些元素大精靈)。

  音素被大幅用在科學技術,與「譜術」(本作的魔法)的研發上。運用
音素作動力的機械稱為「音機關」,能使用譜素的人則被稱作「譜術士」(
也就是魔法師)。
  
  在遠古時代,世人發現了第七音素的存在,它除了擁有治癒的力量,還
能得知惑星的未來。也因為這預知特性,為了爭奪第七音素的觀測地點,世
界展開了名喚「譜術戰爭」的大規模戰爭。

  持續多年的戰爭,讓大地受到嚴重的傷害,並且產生了瘴氣。為了終結
這場戰爭,當時的天才譜術士「尤莉雅」(ユリア),與第七音素的意識集
合體「羅雷萊」(ローレライ)締結了契約。

  尤莉雅藉由第七音素的力量,得知了往後兩千年,這世界的歷史詳細,
並將內容以預言形式留給了世人,這才讓爭奪第七音素觀測地的戰爭,就此
劃上了句點。而人類也照著預言記載的方法,製作並浮上了外殼大地,逃離
了瘴氣滿溢的地面。








  「梵恩」(ヴァン)是本作的敵方領導者兼最終BOSS。傳奇系列的最終
BOSS,可分為兩種類型,純粹想支配/毀滅世界的邪惡存在,以及理念與主
角衝突的另一個正義,梵恩則是屬於後者。

  世界如同尤莉雅的預言發展著,人們深信著預言,同時認為它是必然的
結果,而這根深柢固的觀念,也導致許多的悲劇發生。深受其害的梵恩,則
是為了讓世界擺脫預言的束縛,才會展開遊戲中的那些計劃。

  梵恩的作為簡單講:他從祖先尤莉雅的預言得知,世界將面臨毀滅,且
預言的是絕對的存在,無法輕易改變掉。於是決定運用現有技術,創造所有
人類跟大地的複製品,構築出沒有預言存在的新世界。

  為徹底擺脫預言,必須將複製藍本(原有的人類與惑星)完全抹殺掉。
如此極端的計劃,主角陣營當然不會同意,所以兩邊就此對立起來。

  梵恩的人物設定,可說是回歸系列原點,因為他的作為,跟幻想傳奇的
最終BOSS「達歐斯」(ダオス)相同,為了拯救自己的故鄉,採取極端的行
動。整體角色形象亦非壞人,而是偏向黑暗英雄,且具有高度的領袖氣質。






  事實上,梵恩在遊戲中的兩首戰鬥BGM,「Time for Farewell」以及「
finish the promise」皆如教堂的聖歌,帶給人神聖的印象。音樂搭配角色
的造型,不清楚設定的人,或許會認為他是主角也不一定。








  「路克」(ルーク)或許可說是傳奇系列作裡,人生境遇最悲慘的男主
角。先看誕生的經緯,他其實是梵恩為了實現計劃,所造出的複製人,也就
是說真正的路克另有其人。

  當然,那些事路克都不知道,還十分景仰,教導自己劍術的梵恩,於是
就這樣被利用,在遊戲中毀掉了一個城鎮,導致數千人死在自己手中。該城
鎮的毀滅,算是深淵傳奇最具代表性的事件,因為它充份展現了,主角群的
言行有多人渣。





  懂日文的話,看上面的對話事件影片,就能一目瞭然。雖說是被梵恩利
用,所造成的無心之過,終究是犯了大錯。路克雖然明白這點,但如此沉重
的負擔,讓他無法老實認錯,甚至開始推卸責任,並說出「我沒有錯」(俺
は悪くねぇ)這句經典臺詞。

  看到這裡,或許有人會認為,路克根本是個死小鬼,事實也得確如此。
前面提到他是複製人,而實際年齡僅有七歲,加上誕生之後,就一直被軟禁
在家中,缺乏與外界的正常交流。一個心智未成熟的小孩,某天闖下大禍,
會想逃避責任很合理。

  回到對話事件,面對逃避責任的路克,周圍的夥伴自然不會有好臉色,
開始逐一的譴責他,就連從小就在一起的好友,也抱持失望的態度離路克而
去。

  作錯事還不懂反省,被責罵很正常,多數玩家初次看這對話場面,應該
也覺得沒什麼。但隨著故事推進,讓特定角色的設定明朗化後,就會有不同
的看法。因為主角團隊中,存在兩個沒資格責罵路克的人物,這部份待稍後
再解說。

  傳奇系列的遊戲,我也玩過了不少款,而路克是所有男主角中,給予最
深刻印象的一位。前期的性格活像死小鬼,而藉由城鎮毀滅事件作契機,原
本不知世事的大少爺,精神成熟度有了快速成長,最後為了拯救世界,還犧
牲了自己的生命。

  短短七年的人生中,幾乎所有時間都被軟禁著,好不容易掙脫束縛後,
又被景仰的師父利用,害死許多無辜的平民,在自責與周遭的責難眼光下,
承受著不小的精神壓力,遊戲後期又得知,因為複製技術的副作用,自己的
性命已不長。

  一個僅有七歲的小大人,遭遇如此多的事件,並沒有就此倒下去,而是
提起勇氣面對現實,朝正確的道路走上去,最後也得到了大家的認同,並跨
越了內心最大的障壁,也就是作為複製品,對路克本尊的自卑感。








  算本作另一個男主角的「亞修」(アッシュ),其身份是本尊的路克,
因為對梵恩的想法有共感,而跟他一同行動,遊戲前期也以敵人身份,出現
在路克他們面前。

  亞修跟梵恩一樣,憎恨著尤莉雅的預言,但他也反對將全人類變成複製
品的計劃,於是雙方開始疏遠,到了後期關係徹底決裂,亞修也改與路克他
們合作,設法阻止梵恩的計劃。

  就整體的作為來看,亞修的角色形象,跟《TOD:命運傳奇》的「里昂」
重疊。登場後初期為敵對狀態,即使成為合作關係後,也對主角的態度不友
善,後期因不可避免的理由,跟主角展開決鬥,最後為了成就大局,而犧牲
自己的性命。

  對於一無所知,兼自身複製品的路克,亞修的態度始終都很兇狠,因為
自己原有的身份被奪走,加上路克在無意間,協助了梵恩的計劃,新仇舊恨
加起來,讓亞修一直瞧不起路克。





  遊戲終盤攻略最後的迷宮時,亞修跟路克都中了同一個陷阱,且機關設
計成只有一個人能離開。基於情況的必要性,與為了驗證自身的存義,雙方展
開最終的決鬥。

  靈魂為本尊,身份是虛偽的亞修,以及身份為真實,靈魂為複製品的路
克,兩人賭上存在意義的戰鬥,不禁讓人聯想到《洛克人ZERO 3》,主角「
傑洛」跟最終BOSS「奧米加」的決戰,雙方皆有著原創者與複製品的關係。

  雙方劍戟與信念互相衝突,敗下陣的亞修,最後也認同了,一直瞧不起
的路克。而亞修讓他離開後,將自己作為誘餌,拖住追擊的敵兵,最後英勇
的戰死。傳奇系列中,也有一些類似的單挑戰鬥,而亞修的最終戰,其經典
度無疑是數一數二。

  在設定上,因為複製技術的副作用,兩人都知道自己性命已不長,而死
去一方的音素,會被存活者吸收,成為單一的存在。亞修跟路克,都因自我
犧牲而消失,遊戲結局的最後,則出現兩人結合後的存在。





  作中沒有講明,最後出現的人,是亞修或路克,但從複製技術的詳細設
定,遊戲中一些相關對話事件,以及結局的演出,可合理推測,那個結合體
是擁有路克記憶的亞修。

  就玩家視點來看,大部份人應該是希望回歸的是路克,畢竟Happy End
系的結局,內心感受比較好。我則是認為,由於最後的完全消失,塑造出悲
壯的物語,才讓路克的存在深烙在玩家心中。

  用別的系列來舉例,就像《假面騎士W》的「菲利普」,在打倒最終BOSS
烏托邦後確實消失,而非像本篇那樣,在最終話復活。








  本作女主角「緹亞」(ティア),是梵恩的親妹妹,從整體故事來看,
她是受到最多精神傷害的角色,因為身邊重要的人,都在遊戲中逐一死去,
跟路克是對悲情的情侶。

  簡易描述緹亞的人生,在出生前,因為某個人的關係,導致故鄉整個毀
滅,而母親也在生下她後過世。然後為了阻止梵恩的計劃,不惜殺害自己的
親哥哥,而梵恩也在最後,被路克他們打倒後死去。





  緹亞跟梵恩,都是大型宗教團體「羅雷萊教團」的高階幹部,之中負責
指導她戰技的教官「莉葛蕾特」(リグレット),深愛著梵恩,始終協助其
複製計劃。而她最後也跟梵恩相同,跟緹亞他們對決後戰死。





  作中少有的良心,羅雷萊教團的最高領導者「伊翁」(イオン),在城
鎮毀滅事件時,是唯一沒有責備路克的人。他跟莉葛蕾特、梵恩三者,皆為
緹亞景仰的人。

  教團從以前開始,認為預言是絕對的存在,並為了實現它,不擇手段造
型許多犧牲。後來教團內意見分歧,出現在舊有的保守派,與主張預言是眾
多選之一,不需強制遵守的改革派。

  原本就病弱,作為改革派領袖的伊翁,在保守派的計謀下,身體越來越
衰竭,明白自身死期將近的他,在臨死前,將蓄積在緹亞體內的瘴氣,全部
吸出後消失。





  經歷一連串死別後,結果連自己的戀人都死去,就人生境遇來講,她或
許比路克還艱辛,畢竟內心創傷是長久的,甚至可能永遠都無法恢復。緹亞
名字意義為「眼淚」(Tear),起初玩遊戲時還沒感覺,當看完所有故事後,
就明白了這名字的存在意義。








  團隊夥伴之一的「傑德」(ジェイド),無疑是本作的戰犯。身為天才
譜術士,兼帝國軍高階將領的他,從小就展現出不凡的才華,並開發出複製
技術的基礎理論。

  以前帝國在梵恩的故鄉,設有一間複製技術與超震動的研究所,在傑德
的指示下,當時還是少年的梵恩,被迫接受嚴苛的實驗。而與帝國敵對的王
國軍攻入該地時,為了隱蔽研究資料,帝國強制梵恩發生超震動現象,將研
究所與他的故鄉一同毀掉。

  故鄉崩毀時,梵恩用譜歌的力量,守住自己與懷孕的母親,隨即母親生
下緹亞後就過世。看到這裡,應該很清楚傑德,為何會被稱為戰犯,因為他
間接引發了本作的事件。

  梵恩會想發動複製計劃,起因在於故鄉的崩毀,預言都有記述,但知情
的周遭都見死不救,讓他開始憎恨起,這個被預言束縛的世界。而傑德的研
究指示,可說是引發計劃的最大契機。而複製技術不用多講,就是完成計劃
的核心要素。

  在路克引發的城鎮毀滅事件時,傑德隱約察覺到,可能會發生什麼事,
但沒有出口警告,坐視事件的發生。事後在那放馬後砲,對陷入低沉狀態的
路克說教。前面有講過,這時的他被罵很合理,但傑克本身的立場,無資格
作出那些言行。








  跟傑德同為夥伴之一「阿妮絲」(アニス),可說是本作的戰犯二號。
她在羅雷萊教團內,擔任導師伊翁的守護者。阿妮絲的雙親因為人太好,又
容易被騙,而背下大筆的負債。

  教團的保守派領袖,以擔下負債為代價,強制阿妮絲擔任間諜,監視伊
翁的行動。她景仰著伊翁,但在保守派領袖的壓力,後來作出某件事,害死
了伊翁,當然,事後阿妮絲也很後悔。

  保守派領袖跟梵恩,前期是處於合作關係,所以身為間諜的阿妮絲,也
算是跟梵恩一夥的。但是城鎮事件時,她傑德一樣,事前都沒作出任何勸阻
路克的言行。且事後無視自己的間諜立場,率先將批判的矛頭指向路克,明
明就跟敵人一夥,這樣作與路克推卸責任的行為沒啥差異。





  以前看日本討論板時,曾有人替阿妮絲反駁,她是因為雙親,被抓去當
人質,所以遊戲中會那麼作無可奈何,就跟命運傳奇的里昂相同。但問題是
兩人的態度跟待遇完全不同。

  同樣都是重要的人被抓去當人質,才作出對主角團隊不利的事,阿妮絲
對路克那些言行,加上害死伊翁後,才開始有罪惡感,且事後活得好好的。
反觀里昂,起初就有所覺悟,且最後為拯救主角一行人,而選擇自我犧牲,
之後在續篇中,也被視為背叛者看待。

  簡單講就是賞善罰惡的概念,里昂對自己犯下的錯有自覺,並拿生命贖
了罪。但阿妮絲什麼處分都沒有,才導致兩人在玩家間的評價,有相當大的
差異。相對於人人罵的阿妮絲,里昂可說是命運傳奇的人氣角色。








  上面以不同作品的角色作對比,這裡就拿路克,再寫一點感想。《TOE
永恆傳奇》的女主角「法菈」,小時候曾誤解開邪神的封印,造成家鄉大規
模死傷。(其實封印早在自然狀態下解開,只是法菈以為是自己的錯。)

  犯下類似的過錯,但跟路克相反,法菈幾乎沒受到責罵。原因就在於,
當時她的身心皆為孩童,所以旁人會視為小孩的過錯,不會以太嚴厲的標準
對待。

  至於路克,前面也說明過,身為複製品的他,外表雖為大人,精神年齡
實則為七歲的孩童。但旁人當然不知道這些事情,而將路克視為大人對待。
兩者的待遇差異,我想這就是原因。





  深淵傳奇的片頭曲,由「BUMP OF CHICKEN」演唱的「カルマ」,起初
聆聽時,單純認為是首好聽的良曲,而破關之後才發現,歌詞內容是在描寫
路克跟亞修,兩人在遊戲中的境遇。當然,描述方式比較抽象,要等到知曉
整體故事後,才會明白這點。






  啊!對了(唐突)。最後是沒有關係的事項。在深淵傳奇中,我喜歡的
女性角色是娜塔莉亞公主跟阿莉葉塔。同為導師伊翁的守護者,阿莉葉塔比
阿妮絲來得有良識,當就外觀層面,也是她比較討喜(惹人憐愛的蘿莉,跟
腹黑的死小鬼)。



經典遊戲回顧

怒首領蜂系列 R-TYPE系列 RAY系列 遊戲歌曲集
Tales of Eternia TSS 遊戲廠商CAVE 電腦戰機
怒首領蜂大往生 怒首領蜂大復活 ZOE系列 深淵傳奇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