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騎士07】比惡夢更殘酷的現實《祝姬》




祝姫(いわいひめ)



  曾推出過《暮蟬悲鳴時》跟《海貓悲鳴時》這兩部知名同人作品的作家
「龍騎士07」,在去年與「DMM GAMES」合作,推出由他擔任腳本的和風恐怖
遊戲《祝姬》。





  開頭故事是講:男主角「煤払‧涼」為了遵循家規,展開獨立生活,而
移居至作為故事舞臺的鄉村「須田」,並轉學至當地的高中。





  過著平凡高中生活的涼,某天在班上,遇見了一名不可思議的少女「黒
神‧十重」,留著一頭黑色長髮的她,總是抱著一具日本人偶,刻不離身。
而涼跟黒神相遇後,身邊就開始發生一些奇異的事件。

  兩人的相遇,其實是命中注定的,而起因就在於一千年前,發生在這座
鄉鎮的慘劇與詛咒。而主要的故事內容,則是探索這組城鎮隱藏的秘密,以
及設法解開,這延續一千年時光的詛咒。





  去年遊戲推出後,因為沒啥幹勁的關係,我偶爾才會玩一下,而趁著這
次的連休,總算跑完所有的結局。老實講,這數年不論商業或同人遊戲,很
久沒碰到,會讓我沉迷於其中的劇情了。

  龍騎士07的作品,我是初次接觸,過往看日本討論板,評價他寫的故事
時,是以負評居多(主要是海貓),而這款祝姬全破完後,劇情水準非但沒
想像的差,而且頗感人。

  本作的故事構成,算是多重輪迴或IF類型,也就是將數個主要角色的故
事,各分為一個章節,除了最後的兩個章節外,基本上故事最後,都會面臨
壞結局。

  而新章節一展開,劇中時間點會回溯,換另一個角色的視點,來描述故
事。例如第一章節,是十重為主角,基於某個原因在最後自殺。而其他的章
節,則會以她沒死的情況來發展。當然,每次時間回溯,都會加入新要素,
讓故事逐漸推進,而非一直停滯。








  這款遊戲剛開始玩的時候,就能感受到濃厚的恐佈氣氛,像是涼的青梅
竹馬「春宮‧椿子」,到火車站迎接他時,受到惡靈的言語迷惑,而跳軌自
殺,不過隨後就驚覺,自己是無意間作了場惡夢。

  故事中不時會出現,一些血腥獵奇的場面,那些內容都沒有圖繪,純粹
用文字來描寫。但敘述的方式頗為生動,搭配上冷澈的和風背景音樂,即使
無呈現於視覺上,也很能感受到恐怖氣氛。例如上述的跳軌自殺,就將椿子
的頭部被電車壓碎之類的內容,描述的鉅細靡遺。

  祝姬的恐怖風格,用其他的同類遊戲來比喻,大概就是《沉默之丘》系
列,那種融入日常生或的怪異,讓人分不清發生在眼前的,是真實或惡夢,
且這些現象僅有特定幾個人能觀測到。





  例如第一章,涼跟十重在醫院偶然相遇時,宛如進入異空間,周遭環境
突然變得很詭異,原本待在醫院中的人,也全部成為不會動的人偶,不禁讓
人聯想到《沉默之丘3》的裏世界版醫院。





  除了前述的怪異、神秘系,遊戲中也有另一種恐怖風格,就是日常中的
狂氣。上方圖片是涼的學姊,兼本作另一個女主角「美濃部‧鼎」。她基於
某個原因,有時會在半夢半醒的狀態下,作同一個惡夢。





  美濃部學姊的夢,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般的童話世界,身為公主的
她,經常得跟一名身心皆醜陋的國王(上圖中的人物),玩類似西洋棋的遊
戲。乍看來,就像常見的美麗公主,對抗壞心國王的故事,然而這項遊戲,
設有一項恐怖的規則。

  當持有的棋子被吃光時,美濃部可以付出代價,來追加新的棋子至檯面
上,至於代價內容則是,自己的手指、牙齒跟眼珠等器官。藉由當場切除、
取出器官,來換取新的棋子。

  在平凡的風景中,突然出現非常識的現象,但是對劇中角色而言,那是
理所當然的存在。瘋狂的究竟是她們,或者是位在電腦銀幕前的玩家?侵蝕
現實的惡夢,大概是最適合的形容詞。





  前半段的故事,著重在各女主角的背景解說,與恐怖氣氛的營造。而遊
戲到了中盤,故事走向就開始改變,以沉重、悲傷的物語為主。

  祝姬這作品,雖有著恐怖遊戲的形象,但對看完所有故事的玩家來講,
憤怒與悲傷的情緒,應該會比恐怖更強烈。而造成這現象的原因,就在於「
詛咒」的來源。





  作為故事關鍵要素的詛咒,其由來簡單說明就是:時代是一千年前,作
須田地方前身的鄉村,因為氣候長久乾旱的緣故,導致糧食來源大幅減少,
而涼的祖先「煤払‧睦」是該村子的居民。

  某天,在各地邊旅行邊修練的巫女「鈴女」,偶然來到這村子,因為同
行者受傷被睦救出。作為回報,鈴女以降靈術,喚出了當地的山神「鹿神比
古命」,看是否能解救當地的乾旱與饑荒。





  交談結果,鹿神答應將祂的使者,也就是棲息於神山中的黃金鹿,派出
數隻作為村民的糧食,而這就是一切災難的開端。

  不同於一般的動物,黃金鹿的肉只要吃一口,就能擁有飽足感,而牠們
的角,則可以賣到相當高的價錢。而村民們非但不懂感恩,還被貪慾迷昏了
頭,將神山裡所有黃金鹿全數獵殺。

  不論鹿群如何哀號求饒,眼中僅有利益的村民,依然將牠們逐一慘殺。
這以仇報恩的殘酷行徑,讓其中一頭憤怒的雌鹿,在臨死之前下了詛咒,誓
言要制裁這群罪人。隨後天空就降下了,宛如煤灰,帶有詛咒力量的雪。





  即使如此,村民仍不知悔改,反而強迫鈴女當活祭品,用禁忌的儀式,
將有詛咒封印至自己的體內。至於上圖右側的老人,就是本作最大戰犯的村
長,非但同意這惡行,還以睦的生命為條件,逼鈴女就範。而睦雖想拯救心
愛的鈴女,但天不從人願,失敗後的他還被驅逐出村子。

  村民的惡行,還不止如此。儀式舉行前,村長原本答應,為了感謝救村
之恩,會好好對待鈴女。但事後,為防睦再跑回來搶救她,鈴女便被關在牢
房中,過著形同犯人的生活。





  更慘的是,詛咒讓鈴女,失去對靈的防護力,導致她一直被惡靈纏身,
並因此常時作著恐怖的惡夢,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且鈴女還經常,被看守
牢房的村民們強姦。

  維持詛咒封印的方法,就是讓鈴女生下孩子,讓她繼續詛咒。而被長期
作為洩慾工具的鈴女,早已懷有身孕,當然,孩子的父親不知道是誰。最後
她在生下孩子後,就因難產過世。而奇妙的是,生下的女兒,就宛如鈴女的
複製人般,有著相同的美貌。

  之後,村子一直遵守著這禁忌儀式,當詛咒繼承者成長至一定年齡後,
就會進入跟當時的鈴女,同樣的半夢半醒狀態,並受到同樣的悽慘待遇,也
就是被村民們作為洩慾工具,並為了傳承詛咒而懷孕,最後在生下孩子之後
死去。





  當看完上面的故事後,相信你們應該已了解,為何我前面會講,玩這款
遊戲時的情緒,憤怒與悲傷,會凌駕於恐怖之上。因為一千年前的村民,根
本是毫無良知的人渣。





  第一女主角黑神十重(鈴女的轉生),是現在的詛咒繼承者,而詛咒基
於某個原因,會逐代強化力量,導致繼承者身心遭受的痛苦,會逐代越來越
強烈。剛開始玩祝姬,會認為十重是個怪異的少女,但隨著故事推進,設定
逐漸的解明,就會對她產生憐憫的感情。

  十重(鈴女)的精神強度,應該是所有登場人物中最堅強的。她明明能
自殺,來解脫這些痛苦,但為了守護當地,不因詛咒而發生災難,而渡過了
長達一千年的悲慘人生。

  雖然有點不同,但十重的境遇,讓人聯想到《Fate/stay night》的女
主角「間桐‧櫻」。同樣都在非自願的情況下,開始了痛苦的人生,體內亦
封存著異質的強大力量。

  還好,祝姬的故事,跟「Heaven's Feel」一樣,最後都有著救贖。否
則玩家的心情會鬱悶到底。





  通常,我不太喜歡見到「奇蹟」的出現,感覺很都合主義。不過,本作
裡的奇蹟,是少數我能接受的。因為一些現象,雖然劇中角色視其為奇蹟,
但在玩家眼中看來,都是有理可循的結果。





  雌鹿的詛咒,是神的力量,人類是無法破除,但男主角煤払涼,在最後
辦到了此事,將十重從千年的束縛中解放,一般來說,這就是奇蹟。

  但這是千年前,慈悲的鹿神比古命,同情未能拯救戀人的睦,而指引他
進行修煉。如同詛咒會逐代增強般,修煉會讓他,擁有對抗詛咒的力量,並
會累積給子孫。

  到了千年後,修煉在涼的身上開花結果,且鹿神比古命也將力量借給了
他。所以詛咒會被破除,是很合理的結果。就像這樣,劇中出現幾次,所謂
的奇蹟,而背後都有著,具說服力的理由作基礎。





  前面有提到,玩這遊戲時的情緒狀態,先是恐怖,再來是憤怒與悲傷,
而玩家最後面臨的,則是感動跟救贖。千年前,鈴女被迫與睦分離,成為活
祭品,並從此過了一千年的悲慘人生,而千年後,等待許久的戀人,終於救
出了自己,並如願在一起。





  總是抱著悲傷神情的十重,最後也成為普通的少女,變得能展露出,發
自內心的笑容。對玩家而言,歷經前面一長串的沉重劇情打擊後,再來看到
這溫暖的笑容,就有種內心被拯救的感覺。

  再來說到劇情方面,最初玩第一章時,會認為十重的言行,一整個意義
不明。而得知詛咒的事情後,再重頭玩一次,就會覺得該章的故事很殘酷。

  一開始,涼當然不知道十重(鈴女)的事情,也沒有祖先睦的記憶,就
只將她當作個有點怪異的少女。而前面提到的,在醫院相遇時,被捲入怪異
現象的涼,基於恐懼之類的情緒,對十重說出,不該跟她搭上關係之類的無
情發言。





  就一般人的角色來看,涼的反應很正常,但聽在十重的耳裡,那是比任
何事情都殘酷的發言。因為涼(睦)的存在,是十重(鈴女),在千年的折
磨裡,內心僅有的支柱。

  但長年等待的戀人,如今也拒絕了自己,讓十重的內心徹底崩潰,絕望
傷心的她,才會在第一章裡,拿美工刀割喉自殺,結束自己的性命,放棄掉
封印詛咒的宿命。





  在結局前後的劇情,讓玩家的心情,就像坐雲霄飛車般,一下子攀高歡
喜,一下又急轉直下。以不劇透的方式來說明,就是在一片歡樂的發展下,
最後面臨了感傷的結果,當然,劇情事前就有埋伏筆。





  記得Fate的Heaven's Feel路線,有個結局是士郎消失,而存活下來的
小櫻,一直癡心等待他的歸來。就有點類似那種感覺,不同的地方是,祝姬
在最後,有給予玩家所盼望的結果。






  最後,遊戲的標題畫面,起初是飄散著煤灰的黑暗荒地,而跑完所有的
結局後(含真結局),就會轉變成,在夕陽下互靠的涼與十重,除了畫面之
外,背景音樂也從詭異,變成溫馨風格,就Fate的設計一樣。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プロフィール

(゚Д゚)何…やて…

管理人:(゚Д゚)何…やて…

カテゴリ
グリムス